开户送体验金,开户送体验金38,开户送体验金68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漫步歌神路

第四百六十八章 意料之外的嘉宾

    第四百六十八章意料之外的嘉宾

    从头到尾,毕文谦都没有揭开自己办公桌上那叠材料的白封皮。就像小晓琳掏出了小本本,却最终没有真正打开过一样。

    送走了小晓琳和陈源,毕文谦没有去叫正在看书的艾静,也没有去找张静林,一个人跑完五公里,提前洗漱了,独自坐在大槐树下的石凳子上,在石棋盘正中间搁了一个装满水的军用水壶,和趴在树枝上的小虎上下对望。

    “小虎啊!你是不是又胖了一圈儿?”

    “喵~!”

    “你这个灵活的胖子。”

    “喵!”

    也许,黎华不在身边的时候,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和机灵又傲气的小虎逗趣……才是轻松的时刻。

    时不时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人猫对话……姑且算是对话吧。直到四合院门口传来了夏林的脚步声。

    “夏林。”

    转身对着门口,毕文谦一手横撑在石棋盘上,一手朝夏林挥挥。

    “喵~~”

    一声绵长的猫叫,小虎从树枝上站起来,在毕文谦背后伸了个懒腰,转身敏捷地跳下树,甩着肥嘟嘟的屁股往正房里小跑去了。

    “文谦……你在等我?”

    “是啊!等你回来,和你道个歉。”毕文谦抬手指指石棋盘另一边的石凳子,“过来,先坐。”

    疑惑着,夏林照办了。她像在课堂上那样,双手放在石棋盘上,微微前倾身子,盯着毕文谦:“究竟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晚上临时来了一个可能会进公司的同事,一起谈了一些事情,耽搁了听你直播的时间。”

    “那个啊……”夏林低了低头,不太在意地笑了,“你工作要紧,我怎么可能因为这个埋怨?”

    “临时有事是客观事实,和你道歉是主观态度。这不冲突。”毕文谦拿起军用水壶,打开喝上一口,“今天的直播如何?”

    “还算可以吧……我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节目,又是新节目,没有参照。反正,我和大家说了,你为我在藏区的见闻写了一首歌,我会努力去琢磨怎么唱,将来会在联赛上唱给大家听。”

    夏林的声音不大,既有些得意,又有些忐忑:“歌谱我已经看过了……的确写得很含蓄。如果不了解藏区过去的历史,也许根本不会懂这唱的是什么。”

    “这样的事情,能引起大家了解的兴趣,是成功的第一步。”毕文谦看着她,认真地说,“夏林,你要知道一点,大多数人,特别是年轻的人,相比被别人直接给一个对错、善恶的结论,他们更愿意接受自己主动去了解之后所获得的感观和判断,哪怕那样的感观很可能是别人虚构的,那样的判断很可能是别人诱导的。”

    “那岂不是很容易被……”夏林一下扬起头,睁大了眼睛。

    “所以,你作为中国的偶像歌手,需要给人们带来真实的事物。这是既困难,又重要的……”这显然和毕文谦上辈子大多数人的概念不同,但想着当初自己和黎华说的话,以及黎华由此延伸出来的理解,他不禁对着夏林,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社会责任。”

    对视了一会儿,夏林忽然夺过毕文谦手上的军用水壶,狠狠地喝了一气。

    “文谦,我会做好的!”

    “我期待着。”

    “走,跑五公里?”

    “已经跑过了。我在这儿,就是为了等你。”毕文谦待她喝好了,倾身把军用水壶轻轻拿了回来,“你慢慢跑,我先去睡了。明天,我也得去上节目。虽然,这次我不是主角儿。”

    没错,毕文谦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海军口志在“曲线救国”……不,救军的节目中的主角儿。携完胜之威尚且需要主动来搞这么一出……毕文谦几乎便能够猜出几分此刻海军口的困难。

    所以他同意了出场。没有出场费的友情站街什么的……

    然而第二天当毕文谦陪同艾静以及乐正雨到了直播间时,还是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直播节目更需要事前的沟通,文华公司租用的人家的场地,不过是寒碜的一个工作间,一个休息室。而在休息室里早早等待着的,竟是一个毕文谦颇为眼熟的帅哥!

    白底的87式海军夏服,扣子和领带都整理得一丝不苟,在毕文谦等人进门时,他正坐在角落,低头细细看着手里的材料。很快,听见动静的他抬头看来,先是依旧那身猩红的艾静,一身和海军服略有些相似的白西装的乐正雨,最后,和刚刚摘下墨镜的毕文谦四目相对。

    “局……”毕文谦脱口而出,但又立马把话头咬下,化成了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蚊声,“座?”

    这突兀的声音终究引起了休息室里所有人的注意,毕文谦抿了抿嘴,淡定地上前向帅哥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毕文谦,请问你是?”

    “毕经理,你好!”帅哥很热情地起身双手和毕文谦相握,“我叫张兆忠,这次节目,海军方面由我和大家合作。”

    果然是局座!

    手被用力地握着,毕文谦看着眼前比几十年后年轻了太多的人,不禁有些恍惚。

    人形自走因果律战略级武器,军用张兆忠的名头,在10年代的中国网络中,也是响当当的!

    然而此时的他,却不过三十多岁,热情中隐隐有一丝腼腆,倒有点儿像粟车时不时散发出来的气质,很难和几十年后谈笑风生的豪迈联系在一起。

    “今天这节目,我只是个陪衬,主角儿,还是静静和张……”毕文谦差点儿就把“将军”给脱口而出了。

    张兆忠以为毕文谦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自己,便善解人意地自我介绍道:“我现在在海军装备论证中心从事研究工作,叫我张助理就好。”

    “张……助理。”好吧,既然人家都这么自称了,虽然总觉得有些拗口,毕文谦还是勉强这么称呼了,他侧身回头朝艾静招招手,“今天,是你们的舞台,我主要是旁听。如果有什么疑问和想法,我会提出来,但是否解释和探讨,怎么去谈,由张助理你来把握。”

    “……谢谢。”略微琢磨了一下毕文谦的话,张兆忠忽然郑重地点了头,手上又使劲儿握了握,然后展颜朝走近的艾静笑道,“静静啊,不是说你们文华公司专门给你请了人设计新衣服吗?怎么还是穿的这一身啊?”

    艾静愣了一下,旋即无奈地笑笑:“是有这回事儿,我还向人家学画画儿呢!但才起个头,公司就组织人去RB做什么项目了,其中就有画家。教我的徐大哥也跟着去了,我的新衣服,暂时就等着咯!事有轻重缓急,反正,这衣服穿着也合身,我不急。”

    “徐拜月去RB了?”毕文谦讶然——这时候能组织去RB,多半是关于设计玄鸟服的事情了。可徐拜月毕竟这时候只是一个青年画家,为了求生过活半路出家沦为演员的青年画家,哪怕是名家的关门弟子……这也不够格吧?

    还是说……正因为是关门弟子?

    “文谦你也知道徐大哥了?”艾静既意外,又有些高兴,“你回来的时候,徐大哥就已经跟着走了,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我还想学学画画儿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