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户送体验金,开户送体验金38,开户送体验金68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盛世风波

第四十六章 内部不和高阳拉帮派 刺探真情金石访码头 (一)

    初从湘水入长江,长风挂席顺风昌。

    湖心君山波澜起,虎狼相争必有伤。

    从仁义山庄回来,范天云就想将衡山派赶出洞庭湖。高阳、金石一起商量,他说:“木排门创建几十年来,一直控制着长江中下游的木材生意,近年来更是日益兴旺。现在衡山派突然入主君山水寨,我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金石说道:“前一段时间,在君山水寨闹了一次,与衡山派明争暗斗了一回,但损兵折将,三总管楚文彬走了,而且还带走了陈收。对我们来说,也是个很大的打击。现在应该想办法将他们请回来,再想办法将衡山派赶走。”

    高阳十分不安,当即说道:“将楚文彬驱逐出木排门,是武林大会七大门派公决的事,再请他回来不好对武林交待。这事还是放一放,衡山派有儒鸿子坐镇,要赶走他们也不容易,还是先做好准备,到时一击成功。”他说的是实情,就木排门目前的实力,虽然不弱于衡山派,但要战胜他们是不可能的。范天云没有表态,但十分担心。他并不是衡山派对木排门不利,而是担心木排门内部出事。

    过年的时候,他将副总管高阳和总护法金石请到家中,酒宴之后对两人说道:“三总管走了,削弱了我们木排门的实力。我希望你们两人精诚团结,以大局为重,不要再闹出事端来。”

    高阳说道:“我们木排门一直都很团结,只是楚文彬假公济私,得罪了衡山派,才闹出这种事来。现在他离开了木排门,还带走了陈收,不应该啊。其实离不离开木排门可以商量嘛,非要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范天云说道:“这都是你做的好事,衡山派的人会感谢你呀。他们进入君山水寨,卡住我们木排通向长江下游的出口,真是坐卧不安哪。”金石说道:“我去一趟君山水寨,了解一下那里的情况,缓和一下气氛,能和平共处最好。”“这主意好,你立马就去。”范天云发话了。

    金石到了君山水寨,没有见到一个道士,却碰到了蔡熊。蔡熊认得他,上前说道:“你是木排门的总护法,上次与衡山派的人打了一架。年前衡山派的人灰溜溜的走了,你要找他们的晦气,只有上衡山了。”金石纳闷了,对蔡熊说道:“我不是来惹事的,你是君山水寨的人吧,衡山派是怎么走的,你能说说吗?”

    蔡熊说道:“我叫蔡熊,君山水寨没有了,我现在是洞庭帮的,帮主叫方宝成,你们木排门的三总管是副帮主。衡山的道士是怎么走的,怕了我们呗。”他不愿说郭达俊的死,有意避开徐家码头上的不愉快的事。

    听说君山上成立了一个洞庭帮,金石沉不住气了。立刻离开了君山,回长沙郡木排门的总部。洞庭帮横空出世,在江湖上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但对以长江水道为生的木排门来说,便成了肘腋之忧。

    范天云对衡山派进驻君山,本就十分不满,正在想办法如何将他们赶走?不想金石带来的消息使他更加不安。立即叫来高阳和金石一起讨论研究,对他说道:“衡山派的人已经撤走了,而那里成立了一个洞庭帮,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高阳说道:“这是个好消息啊,赶走了衡山派,解决木排门现在面临的这一难题。”范天云说道:“洞庭湖中成立了一个洞庭帮,你们知道吗?听金石说他们赶走了衡山派占驻君山,成了正经的江湖门派。你们说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金石说道:“是君山上的蔡熊告诉我的,听到这个消息,觉得事关重大,便回来向总管汇报了。洞庭湖是我们木排到长江下游的通道,对我们的威胁太大。如果处理不当,我们木排门的生存就成问题了。”范天云说道:“你这等于没说,这是摆在面上的事情,谁不知道啊?关键是怎样处理?”

    高阳说道:“这事我也打听过,去年腊月二十八,衡山派的人大闹徐家码头,结果刹羽而归。是楚文彬和陈收两人帮助徐家码头,打败了衡山派,建立了洞庭帮。楚文彬这人野心大得很,如果让他成了气候,我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他们现在刚刚建立,羽翼还没有丰满,是消灭他们的最好时机。”

    金石说道:“楚副总管建立洞庭帮,对我们有好处,我们原本就是一家人,可以联合到一起。”范天云说道:“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心了。我原来的打算是在君山设另外的一个总堂,让文彬在那里坐镇。现在他赶走了衡山派,为我们木排门立了一功,就让他在那里坐镇好了。”

    高阳说道:“这事不会这样简单,楚文彬现在已经不是我们木排门的三总管了,他要是不答应呢?正月初八我们木排门要开年会,我建议在会上将这事慎重讨论一回。”

    范天云说道:“很有必要,这确实是一件大事,虽然说是自己人,也要慎重。将他驱逐出木排门,难免心中有疙瘩。你们可以作些调查,洞庭帮由那些人组成,能把衡山派赶走,力量不小,是不是青城派的人插手了。怎样与他们共事?是今后生存的大事情。”

    高阳离开范天云之后,就找到申成,对他说道:“出大事了,你将袁目、尚江、毛奎叫来,我们一起商量一下。”

    申成立即派出几名护法,去通知这些人来。他安排好之后,走近高阳的身边说道:“二总管,什么事这样急呀?腊月初八不是要开年会吗?有事在会上说,不是更好吗?”

    高阳说道:“楚文彬带着陈收在君山建立了一个洞庭帮,总管想和他们和谈,这事十分重要,要在年会上提出来讨论。我们要准备一下,不能让楚文彬的计划得逞。”

    申成说道:“这事我也听说过,衡山派是有名无实啊,只有楚文彬和陈收就将他们赶走了。早知如此,我们木排门应该先下手。”

    高阳说道:“楚文彬沾了青城派的光,衡山派怕了青城派,所以撤走了。我们与衡山派不同,洞庭湖是我们的地盘,青城派要干涉,不占理。”

    “江湖上从来就没有理,只有力量的搏奕。二总管在年会前招集我们来,是想干掉洞庭帮了。”尚江人还没有进来,便插嘴讨论。他第一个到达,高阳十分满意,笑着说道:“尚堂主来得好快啊,看来你是赞成消灭洞庭帮的哟。洞庭湖的位置对我们木排门是太重要的了,我现在是坐卧不安啦。”

    “这的确是一件难办的事,二总管担心完全有必要。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我们听二总管的,你说让我们怎么办?我们就如何办。”袁目也到了,进门就表明了他的态度。。

    高阳很高兴,内三堂是他掌管的,都站在他的一边,事情就好办了。他站起来,清了一下嗓门说道:“内三堂的人都到了,你们是我管的这一摊子的人,对你们一直都很信任,在会议上一定要支持我。但是毛奎是外三堂的人,一贯跟随楚文彬,等会帮我做做工作,让他站到我这一边。”

    “二总管急匆匆的将我招来,又不信任我,我以前跟着楚文彬,因为那时他是三总管,分管我们外三堂。现在他脱离了我们木排门,而且要在洞庭湖设卡,阻拦我们的木排到苏州、扬州等地。这是与我们木排门过不去,我毛奎是木排门的人,只为木排门的利益。请二总管放心,不用做工作,我会捍卫木排门的利益。”毛奎也到达了,他听到高阳的话,立即表明态度。

    高阳高兴极了,上前拉住毛奎的手说道:“毛堂主恩怨分明,有这份心是木排门之福啊。我们现在就是要在年会上劝说总管,快刀斩乱麻,消灭洞庭帮。”

    毛奎说道:“我支持二总管,洞庭帮刚刚成立,力量不强,是消灭他们的最好时机,我相信总管会抓住这样的时机,不会放过他们。”

    高阳说道:“并不一定啊,总管和金石主张和平共处,如果那样,洞庭帮就会逐渐壮大起来,很快就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了。因此提前找你们几个来,是要事先做些准备,在会上说服总管。”毛奎说道:“我一定力挺用武力解决问题,支持二总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