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户送体验金,开户送体验金38,开户送体验金68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名门妾室

281章 想入非非

    石秀才在建昌听到玉秀声音时,就觉得必定是美人。

    那天被赶出去后,他只恨不能见到说话的人。跟人打听之后,知道颜玉梁有两位姐姐,都是美人,性子却大不一样。大娘子颜玉秀性格爽利有主意,二娘子颜玉淑性子温婉话不多。

    他想着那天说话的,应该就是颜玉秀吧?

    听说颜家两兄弟能有今日,都是因为有颜玉秀在家操持生计,让一家衣食无忧,他们才可安心求学、使奴唤婢。

    石秀才一向觉得女子以贞静温婉为要,若是按他的标准,当然是颜玉淑才是好女子了。

    可是,有这样好听声音的女子,就算有主意些小脾气大些,也是应该的吧?何况,颜家又没长辈,两个兄弟不得力,她也是被逼的啊。

    石秀才压根忘了,自己打听到的话是颜家兄妹四个互相扶持过日子的,只一心觉得玉栋和玉梁都是靠着妹妹才有今日的。

    他听人说颜玉秀长得好看,心心念念,在心里想了千百遍玉秀的样子。

    如今见了一面,才发现自己所想的美人样子,真是贬低了玉秀的容颜。

    刚才远远看了一眼,他只看到玉秀梳着垂髪分肖髻,戴着两只蝴蝶状珠花。转头往自己这边看过来,眼波如水,那一缕秋波,就映到了自己心里,在心里一层层泛起涟漪。

    一身鹅黄衣裙,俏丽不失端庄,纤腰不盈一握。

    他只觉心里痒痒的,却没个挠处,最好……能将那美人拉进怀里才好。

    直到佳人坐上马车,他还痴痴地觉得,那人好像依然站在那里,看向自己。

    石秀才今年二十七岁,十七岁时娶了妻子。他那妻子,操持家务生儿育女,相貌长得还算周正。

    原本很以家有贤妻为傲。可见了玉秀,才觉得自家那糟糠妻,出身农家不识字,除了洗衣做饭连朵花都绣得不好看。更别说像玉秀这样忙活生计杨家了。

    这一比较,真是云泥之别。

    他满腹才华,竟然没有佳人相伴。

    石秀才只恨自己娶妻太早,进学太晚,若是自己早几年进学,又还未娶妻,不就可以来聘下这颜娘子了?

    若是自己早聘下了颜玉秀,有她赚钱养家,或许,自己早就像那王彬一样,中个解元回来了。

    石秀才千回百转,只觉得自己错失了一桩好姻缘。

    这样的美人,他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看到第二眼。

    她到了京城,还会回来吗?

    石秀才一拔腿就开始往官道上跑,路上遇到几个村人,看这人高一脚低一脚的跑着,不知发了哪门子疯。

    玉秀坐上马车后,当然不知还有这么一个疯子在后头。

    她一上马车,怕一路颠簸,先拿出了两个大靠枕。玉淑和玉梁一人一个,让两人将靠枕放在马车板壁上靠着。

    这辆马车是颜家车马行里最好的一辆,车子大,底板厚实,比起一般的牛车小马车,稳当很多。

    玉淑和玉梁虽然出过几次门了,可还是很新奇。一上马车,一人占了一边靠窗的地方,掀开车帘往外看。

    两人看完后,还要互相换个位置,再看。看到好看的景致,还要拖着玉秀一起点评一番。

    “这路上看不要紧,你们到了京城后,小四也罢了。淑儿,你可不能再这样掀帘子啦!”玉秀嘴里嘱咐着,却一点也没打断玉淑的意思。

    “大姐,京城里规矩很大吗?”玉淑有些好奇,又有些害怕。

    “京城啊……”玉秀说了一句,却不知该怎么说了。

    前世,玉秀在京城住了几年,出门也只是跟着,根本不知道京城是什么样。

    她只知道京城里遍地权贵,京城大官的后宅里,夫人们要么是极度厉害,对妾室打杀由心。要么是妾室得宠,将主母踩落脚底。

    “姐……”玉淑看玉秀说了几个字就出神了,有些奇怪地又叫了一声。

    玉秀回过神,“京城一定是很大的,小四不是说,听唐先生说过的吗?京城不比我们建昌县,那里规矩肯定也大……”

    “就像明州一样大?”玉梁到过明州,看明州街上那些闺秀们,出门很是讲究。

    “明州最大的是靖王爷,京城里,最大的可是皇帝,规矩肯定也更大。我们初到京城,谨言慎行才好。”

    前两日看邸报上说,北蛮议和之事已经议定了,那周明,是不是,也快回京了?

    玉秀想着周明要回京了,到时,或许请他帮忙,带小四出门,自己也可放心些吧?

    不知不觉间,玉秀遇上自己犯难的事,会想到让周明帮忙了。

    玉淑不知道玉秀在想别的,她还想着玉秀刚才说的话,想着自己到京城后,一定不多说不多动,就跟着姐姐。

    “大姐,二姐,快看,快看,映山红!”玉梁指着路边红色的映山红大叫,打断了玉秀和玉淑的思绪。

    四月,正是映山红当季的时间。

    玉栋怕他们三个在车上无聊,听到玉梁的喊声,下马采了不少丢进车里。

    这当然不是让他们三个赏花。他们四个,实在不是风雅人。

    玉淑和玉梁一人摘了一朵,在山杜鹃花的花柄处一吸,就吸到了甜甜的蜜。

    “大姐,给你吃一朵。”玉梁摘了一朵递给玉秀。

    玉秀本来觉得自己是大人了,不好意思吃,看玉梁殷勤的样子,接过来也吸了一口,那甜味,就在嘴里蔓延开来。

    “哥,好吃,我们还要。”玉梁头伸出马车大喊,他眼尖,又看到路边的桑叶田,“桑冻,还有桑冻,都黑了!”

    桑冻,其实就是桑葚。

    玉栋笑着答应一声,也不嫌麻烦,一路上看到能吃的都摘进来了。

    四月野果不少,没多少功夫,玉秀三个的马车里,已经堆了一堆,红色的山莓、黑色的桑葚、白色的白茅草……

    他们现在好东西吃了不少,可这种山里的野果,还是一样美味,百吃不厌。

    等到了砚山,三个人觉得肚子都吃撑了。

    钟有行安排人先到砚山田庄那报信,所以,等玉栋四个一到砚山,颜锦鹏和韩氏已经带人出来迎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