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户送体验金,开户送体验金38,开户送体验金68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星空下的舰娘

第973章 知识传承者之舰

    楚剑晨就这样一边和黎塞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一边等待着那个在精神感应中越来越清晰的波动源的靠近,不是他不想逃走,但黎塞留就是有本事在他趁着有人和她说话的空隙想要偷偷溜走时,简单明了的一把挽住他的手臂,战列舰那以万为单位的马力,压根就不是楚剑晨能够抵挡的,几次交锋下来,楚剑晨不仅没能逃离黎塞留身边,反而和她越靠越近,几乎被搂在了她的怀里。

    “其实很早就想告诉你了,我不是维尼小熊的抱枕玩偶,所以,能放开我一会吗,一小会就好。”被黎塞留不顾周围投来的愤恨目光搂在怀里的楚剑晨,艰难的把脸从那高耸的胸口挪开,翻着白眼的看着黎塞留问道。

    “其实你要我放开你,我是拒绝的,不能你让我放开,我就立刻放开,毕竟你要逃走了的话,当初对别人夸下海口的我,可是会很为难的.......”

    黎塞留报复性的用力紧了紧楚剑晨的身体,心里不知道有多爽,那十多万匹马力的超强力量,让楚剑晨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血液使劲的往头上冲,要不是黎塞留丰满的身体,大大的缓冲了那惊人的压迫力,他早就被这种超越物种承受极限的力量,变成贴在墙上的画纸了。

    “咳咳......黎塞留,有话好好说行吗,别这样,我的腰快断了。”苦笑着的楚剑晨发现自己压根挣脱不了黎塞留的手臂后,只好低眉顺眼的求饶道,和昨天晚上那矫健的床上英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大庭广众的,你都在说些什么?”黎塞留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听到楚剑晨的话后立刻面色一红,连搂着他的手臂都赶紧松开,用一种是男人都熟悉的“回家后再和你算账”的眼神瞪了楚剑晨一眼。

    “她们来了!”

    站在不远处的戴高乐,并不喜欢看到楚剑晨和深得本土舰队几乎所有舰娘信赖的黎塞留卿卿我我的样子,虽然她并不清楚他们之间复杂而扭曲的关系,但这种搂搂抱抱的动作,在她的眼里,无疑是黎塞留对这个男人的主权宣誓,看来,黎塞留是真的很中意这个提督..........

    “总算来了........再等下去,我就可以直接撒点盐巴送上餐桌了,也亏了那个死妹控在这种程度的太阳下,还能穿得像个临时演员一样,真不愧是为了妹妹敢和太阳公公叫板的违规存在。”楚剑晨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把目光投向海面上迅速变大的小黑点,而是回头看了下那个面无表情的把坐着自己妹妹的椅子,直接提到最前排的纳兰云,暗自诽谤道。

    “他身边的气温没有变化,但整个人的体温只有24度左右,应该是衣服里面放了冰袋之类的东西。”黎塞留听到楚剑晨的话后,回头打量了一下纳兰云,凑到楚剑晨耳边悄声说道。

    “其实,我觉得你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不是那个对妹妹宠溺得很的哥哥,而是即将站在你面前的那个人吧?”

    “额..........黎塞留你都知道了些什么?”大颗的汗珠从楚剑晨的头上涌出,毕竟来的那个人可不是什么“讲道理”的人,她最擅长的,还是以暴制暴的战术手段........

    “先不说她了,黎塞留你们全都等在这里是什么意思,难道除了她,还会有别的人来?”楚剑晨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目光扫向陆陆续续站起身来,一脸兴奋的站到前面来的提督们,好奇的问道。

    至于和那个让他不想面对的人会面的事情,他现在是一点都不去想了,反正自己也挣不开黎塞留的钳制,还不如勇敢的面对算了,反正,那个人也不可能直接把他给干掉.......也许是这样吧?

    “因为除了她以外,还有重量级的贵宾和她一起过来了,正因为如此,我和戴高乐才会出现在这里,你就好好期待吧。”

    “也就是说,有资格站在这里迎接你口中那个“重量级贵宾”的提督,都是法国最值得骄傲的精英了?”楚剑晨眼睛一撇,看向用力把自己妹妹按回座椅,似乎并不喜欢她这么早用舰装力量站起来的纳兰云:“那他怎么有资格站在这里?难道他妹妹继承的舰装,是十分强力的战舰舰装吗?”

    “他妹妹继承的,是一艘很著名的图纸舰,英国无敌号航母的复制舰装,没错,就是那艘参加了历史上“马岛战争”的无敌号航母,但是由于核心不规则的关系,无敌号航母的舰装完全无法发挥力量,反而成为了沉重的负担,别说利用舰装的力量活动,就连活下去都成为了一种奢望,要不是纳兰云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没有名字的神秘舰装给她装上,她现在恐怕早就被无敌号的复制舰装榨干最后一点生命力了。”

    黎塞留摇了摇头,金色的长发随着迎面吹来的海风轻轻飘荡:“........纳兰云之所以站在这里,并不是因为他妹妹的关系,而是因为他的初始舰太过强大的关系,看见站在他身边那个捧着本书的银发舰娘了吗?她叫涅辛,是个不存在于历史中的图纸舰,也许是某个异想天开的脑洞计划的产物吧?反正,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

    “涅辛?这个名字挺古怪的,不过看你的脸色,那个银发舰娘很厉害吗?”

    楚剑晨直到黎塞留提醒后,才发现纳兰云身边的确有个手里捧着本厚厚的大部头书,正读得津津有味的银发舰娘,华丽中带着一抹厚重的金色花纹,耀眼的沿着她身上穿的蓝色长裙均匀分布,勾勒出一个个庄重而神秘的符号,看上去更像是某种文字,如同蝉翼般轻薄的透明披肩斜斜的挽在她的手上,为她增添了一份淡雅的气息。

    如果她手上捧着的书不是《星空下的舰娘》这种一看名字就写得很渣的网络小说,换成诸如《他,改变了食物链》《兽人永不为奴》这种史诗般的纪实小说,简直就是男人心目中最完美的文学女神!

    “她的实力到底有多厉害,没有人知道,只是曾经有个不懂生命多么可贵的提督,命令自己的史诗级复制战列舰去抢夺涅辛的书,想要以此来羞辱纳兰云,结果舰装全开的她还没走到涅辛身边,就被涅辛隔空一指点在胸口,直接解除了核心和舰装之间的联系,她那继承至长门级战列舰,并引以为豪的复制舰装立刻脱离了她的掌控,崩散成零件状态掉了一地,直到那个不长眼的提督跪地求饶后,涅辛才在提督的命令下,收回了干扰复制舰娘核心的力量。”

    黎塞留眉头紧锁的看着楚剑晨,眼神严厉的告诫着他:“提督,我知道你对纳兰云很好奇,但涅辛可不是好惹的,至今为止,她还是第一个不用分解机器,就能直接剥离舰装的舰娘,想要做到这点,除了等级和力量都必须处于碾压状态外,还得很熟悉不同舰娘的舰装和核心的结合程度才行,很多人都在猜测,涅辛其实是已经晋级神话境界的舰娘,即使是你,也不一定能赢得了她,所以,你千万不要搞事~!”

    “我只是好奇而已,搞事什么的,和我没啥关系吧?”楚剑晨不满的白了黎塞留一眼,他又不是那种看别人的舰娘比自己好,就心怀不满的人,纳兰云的初始舰再**,他还是喜欢自家那个古板得可爱的小忏悔。

    “不过说起来,舰娘登记的时候,都要报上舰娘的详细信息和实力吧?纳兰云登记的时候,到底是怎么说的?”

    “具体的过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帮涅辛测试实力的功勋舰,过了没多久就申请退休不知道跑哪去了,而涅辛的个人资料上,实力那一栏写的是SSS级天赋的史诗级辅助舰。”

    “噗,SSS级天赋的史诗级辅助舰?那是什么鬼,维修船还是补给船?”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纳兰云在入学的时候介绍过,听他说,涅辛似乎叫知识传承者之舰,但不论是历史记载还是野史记载中都找不到这艘船的存在,所以也许是哪个脑洞大开的人想出来的船吧?也正因为如此,总是喜欢抱着书,在树荫下一坐就是一整天,提督不叫连头也懒得抬一下的涅辛,就被学院里的学员们称作“知识的大图书馆”,有什么生僻的难题就去找她,而且每次都能满意而归,巴黎国立提督学院中的十大流言之一,就是“涅辛的舰装空间里,储存着超过十亿部书籍”的传言,即使纳兰云毕业很久后,依然经久不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