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户送体验金,开户送体验金38,开户送体验金68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湘西秘术闯都市

第四百三十章 即便富贵不能淫

    我轻轻的点点头,拾起手中的白色凭条一看,第一栏余额的位置赫然标示着——15500000元整。

    由于后面的位数太多,我一时半会没有看清楚到底是百位是还是千位数,于是又耐着性子将后面的零数了一数。

    待我把数字全都理清了之后,脑海中立马翁的一声,感觉整个人都要幸福的晕过去了。

    这卡里赫然存了一千五百五十万元整!

    幸福来得太快了吧?

    一直以来总是将自己定位成一个穷小子的形象,以后是不是要改变这种心理了呢?

    换而言之,其实从我离开湘西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是身价过千万的富豪了!

    我的天呐。

    这一窜的数字甚至让我有些呼吸不畅,看着这个庞大而诱人的金额,一种窒息的感觉在我的胸中弥漫开来,甚至让我激动的快要晕厥过去。

    于是乎我赶紧调整自己的心态,在内心告诉自己平常心平常心。

    做了十五个深呼吸之后,内心汹涌的情绪这才稍稍安静下来。

    当下将卡片给放入到钱包里,复又冲工作人员说了声谢谢,这才迈开步子故作镇定的走出银行。

    其实这一刻我的内心已经开心的快要开花了,我也是一个俗人,在湘西过了那么多年贫寒的生活,如果说我一点也不向往更好的物质生活,那绝对是假话。

    当初离开家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将来能有更好的生活环境,以期能凭自己的努力,给爷爷奶奶更好的生活条件吗?

    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即便从今天开始就辞职,然后在这个南方的大都市里,任意买一套别墅,从此每天闲赋在家,仍然有着足够我花一生的金钱啊。

    “一阳,你这么快就出来啦。”

    仙儿站在银行门外有些惊讶的问。

    嗯。

    我简单的回应一句,又扫视了四周一眼,发现没有看到郑文轩的身影,于是有些好奇的问:“郑先生呢?”

    “哦,他说他单位还有一些事情,就先回单位去了,还说叫我们有空一定要去他家里坐坐。”仙儿浅笑着回答。

    呵呵。

    我平静的笑了笑,吩咐道:“咱们回去吧。”

    仙儿看我面有异色,似乎有什么心事似的,当下也不便再多问,乖巧的跟着我回家去了。

    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着,转眼离受伤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三天,而这三天之内,降头师一直没有过来寻仇,想来应该是上回受伤不轻啊。

    手腕被咬伤的地方已经结痂并且脱落,整个人又恢复了健康。

    期间白若云过来看望过我两次,每次都带了许多上好的补品过来,而且一坐就是一上午,期间他也不说话,就是静静的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慈爱。

    对于他这种莫名其妙的举动,我心里反而有些忐忑,担心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端倪。

    至于沈云因为最近业务上比较繁忙,所以只来过一次,但也吩咐他的美女秘术带了不少的礼物过来。

    天鸿和雪雁仍然兢兢业业的工作着,没有太大的波澜。

    大约是在第四天的时候,柳仙儿一大早兴冲冲的跑到我屋里将我从床上给拉了起来,幸好我睡前就料到她会这么鲁莽,所以刻意穿好了睡意,还不至于晚节不保。

    当然对于她这种毫不避讳的行为,其实我早就已经习惯了,毕竟做为一个妖精,好像跟她讲太多人类社会的伦理关系并没有多大的用处,至于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对于她们妖精而言,好像根本不吃这一套。

    “仙儿,你这一大早把我拉起来,是想干嘛啊!”我有些微恼的问。

    “一阳,你别睡啦,咱们要开工赶活了!”仙儿一本正经的提醒。

    “干活?”

    “干什么活?”我有一懵懂的问。

    “去捉妖啊!”仙儿满不在乎的回答,似乎捉妖对她来说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捉什么妖?”

    “你自己不就是妖?”我半开玩笑的反问。

    “切,你自己看图吧!”

    仙儿边说边将手机递到我的面前,让我看里面的聊天内容。

    本着好奇的心态,我快速打开她的手机,上下浏览了一下当天的聊天记录,当看到最下面那张照片的时候,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来。

    “怎么样,有兴趣了吧?”仙儿笑着问。

    “兴趣是有,但是你得告诉我,你怎么会有这暴发户的联系方式,另位最后那张图片上面,他的脸是被谁打成猪头的啊?”我不怀好意的反问。

    哈哈哈。

    仙儿暴笑道:“那天暴发户不是说赔十万医药费给我们吗,我给了一张名片给他,让他往名片上面的联系方式转钱过来,所以他就顺便在社交工具里面加了我为好友啊。”

    “今天早上一早就将那十万元的医药费转了过来,接着又发了这张被人打成猪头的照片过来,并告诉我他家里可能撞邪,叫我们过去帮他清洁一下屋子,说是事成之后有重谢。”

    “所以,你看这单生意,干不干啊?”

    呵呵。

    我洒然一笑,打趣道:“仙儿,你这碰瓷碰的可真厉害,我手腕上的伤都好了,你还要讹人家十万,是不是有点太不厚道了啊?”

    哎呀。

    仙儿娇嗔一声,咧嘴道:“一阳,话可不能这么说,那天他捏到你受伤那只手的时候,我着实是怒火中烧了。”

    “当时想杀他的心都有了,现在只是叫他赔偿十万元,这并不算过份,再说了,佝他那种暴发户,一看他穿金戴银的样子,肯定平时没有少压榨农民兄弟,讹他一点不算什么,另外这十万元咱们五五分怎么样?“”

    “五五分?”

    “意思就是咱们两每人五万,是不是?”我睁大了眼睛欣喜若狂的问。

    “对啊,每人五万,这下你不会抱怨了吧?”

    我连忙回应道:“不会不会,我正愁没钱花呢,现在凭空飞来五万,我哪里还有抱怨的道理呢!”

    “行啊,一会我转五万到你卡里,那以后咱们又能愉快的玩耍了!”

    仙儿调皮的说着,不过很快又面色一沉,询问道:“刚才你看暴发户脸部被人打成猪头的那张照片,有没有什么发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