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户送体验金,开户送体验金38,开户送体验金68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精变

第二百八十六章 猜谜大会之好沉的屁股

    显然他是个爱书的人,一排排架上的古籍强烈吸引着他

    的注意力,两只眼睛都快不够使了,目光极其贪婪的焦灼在上面舍得不收回,直到意识到我在一言不发地看着他,才不好意思的收回目光,却不想撞进了我满含笑意的眸子里。

    “您......”

    “我说了,我不在的时候,您可以代行我的权利,所以这里除我之外,您也可以来。”

    “......”

    “喜欢这些书吗?喜欢就接受了我的诚意吧!”

    “……好吧。”普贤瞥了一眼两旁的书架,踌躇道:“只是......”

    我不想再跟他打哑谜,单刀直入道:“您知道昨晚接了我福字的那个人是谁吗?”

    普贤疑惑地摇头,“不知道。”

    “我看那人可不是个普通人,身高八尺,五缕长髯,相貌甚伟,虽未穿官服,但我觉着却象个官家,那气度与捉刀的孟德倒有几分相似。”

    普贤闻言脸色顿时变了,失口道:“难道是他?”连神情也变得紧张起来,呆视着前方。

    我紧紧追问:“是谁?您认识?”

    “啊不!”普贤猛的警醒,摇头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谢谢您的好意,我看我还是四处云游要好一些,这些年我已经习惯到处走了。”普贤说着就要往门外走,被我伸臂拦住。”

    “你要干什么?”普贤大惊失色。

    “我并不想做什么,您的年纪越来越大了,您想到处走,可我还想报您的恩呢!”

    普贤愣怔地瞅着我,不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我拉着他往里走,拿了个蒲团按他坐下,“放心,您哪都不用去,就在这儿安心养老。我净心不才,别的做不到,保您平安还是绰绰有余的。何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您能走到哪去啊?”

    “您......”普贤眼睛瞪圆了看着我,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您先在这儿看会儿书,我出去会会那几个人。记住,谁来敲门都不要开,您要相信我。”

    “我相信您。”普贤紧盯着我的眼睛,在我两眼间来回逡巡了许久,才终于点了头。

    我出了门,从外面把门锁好,一路不急不缓地往方丈堂走。

    远远的就见打杂的小沙弥抓耳挠腮地立在门口张望着,脸涨得通红,鼻尖上冒了一层细密的汗。离老远一瞧见我,立马小跑过来。

    “急什么?注意仪态!”我抖抖袍袖,慢条斯理地说。

    小沙弥忙稳住脚步,双手合十,稳了稳气息,道:“回禀方丈,有几位施主求见。”

    “没说我不在吗?”

    小沙弥愁眉苦脸道:“说了,我让他们改天再来,可他们就是不走,现在还赖在里面呢!”

    “嗯,知道了。”

    好急的性子!我心里暗哼。

    我管你是什么来头,既然你不亮明身份,那就别怪我装糊涂怠慢了。”

    我一步三摇,踱着方步,不紧不慢地往门口溜达,耳廓微翕,里面几人的谈论尽收耳底。

    “要我说,这方丈就是个江湖骗子,肯定是耍了什么把戏。咱们这么些年骗子还少见了吗?哪有真的?不过就是故弄玄虚,为着抬高身价,借机敛财罢了。”

    “不会,昨晚上那签子的道道可是咱爷拿到手里后临时起意刻上去的,我看他是够神的,不象是在变戏法。”

    “可他也太年轻了,根本就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嘛!陈公公说他是个年轻俊朗的美少年时,我还只道是在说笑,压根就没当真。”

    “谁说不是呢!你想啊,有那么大本事的人怎么不也得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啊?没想到还真是嫩啊!”

    “你没听老百姓都在背后叫他活神仙吗?”

    “爷,您说他不会真是神仙吧?”

    安静了片刻,传起了美髯公沉稳的声音。“他是不是神仙我不知道,但小小年纪能有此等本事,我却是不信,除非......”

    我心头一惊,顿住脚步,只听有人神秘的低声猜测道:“您是说……”

    “没错,除非他长生不老。”

    我眉头一挑,默叹,果然不出所料。

    提起精神,紧走几步来到门前,大堂之上,那位美髯公正大模大样的坐在我的位置上,其他几人则围着他抵头窃窃私语。

    我轻咳了一声,引得他们一起转头来看。我没怎样,他们倒是被吓了一跳受了惊似的,忙站直了身子;而那位美髯公就老辣得多,脸上的惊奇之色只是一闪而过,马上就恢复了正常,纹丝不动的侧倚在椅子上,手捋长髯,眯着眼玩味地看着我。

    此时,我心里十分的不爽。对这等无视我的人,我也无需礼待他。我眼皮都没撩,果断地跨过门坎,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地往前走。

    不知是不是迫于我冰冷的气势,站着的那几人忙散到两旁,给我让出了一条道。

    我一步一步走到那位美髯公面前,站定。那人就那么坐在我的位置上,也不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我,竟有些失神,令我腹诽不已,直感叹:这人的屁股可真够沉的啊!

    我冷冷地瞥了一眼那人的屁股,他一愣,马上领会,笑着站起来,让到一旁,道:“方丈请坐。”

    我哼了一声。

    原本就在我的地盘上,没什么可谦让的,于是也不多言,兀自坐下。

    站着的那几位有人看不过,就欲上前理论,被旁边的人扯了袖子制止,但面上却颇有不服之色,我眼皮都没撩,全当没看见。

    打杂的沙弥这时也走了进来,立在门旁。我指了一下我的右手边,道:“赐座。”

    沙弥闻言,赶紧拿了把椅子放于我的右手位。

    “请坐。”

    那人也不生气,笑着供手道:“谢方丈。”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稍一迟疑,便吩咐沙弥:“上茶。”

    小沙弥忙不迭地现沏了壶茶给我二人倒上。

    我垂眸小抿了一口,道:“听说几位施主找我,不知所为何事啊?”

    “哦,这个啊。”美髯公痴痴地看着我发呆,见我问他,竟不知为何,面露尴尬之色,还干笑了两声,真是莫名其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