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户送体验金,开户送体验金38,开户送体验金68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黄巾余孽

第077章 选将练兵

    在定计以后,孙仲任命周瑜为主将,孙策、甘宁为副将,钱珏为参军,起兵六万,讨伐刘表。

    在临行前,孙仲问周瑜道:“公瑾,这是你初次独自带兵吧?”

    “正是。”对于这一次机会周瑜是很珍惜的。

    “那我问问你,你准备如何用兵?”孙仲又问道。

    这个问题周瑜想了不止一次了,他成竹在胸,于是道:“刘表的治所虽然在襄阳,但是他的钱粮都屯在江陵,如果我军先围住江陵,刘表必然调襄阳、长沙、武陵方向的军马救援江陵,而我集中兵

    力,专打援军,待将刘表的兵力消灭殆尽了,江陵也就不攻自破,破了江陵以后,其他的刘表城池没有兵马守卫,再取便如探囊取物一般了。”

    孙仲想了想道:“公瑾,你看这样成不成?先取新野、樊城,然后再围襄阳,围住襄阳,打江陵、长沙、武陵方向的援军如何?”

    周瑜问道:“主公围襄阳之意在下能够理解,可是为甚要先打新野呢?”

    孙仲微微一笑道:“我想给曹操报个信,让他安心的和袁绍拼个你死我活,让他南路再无忧虑。再者,江陵是刘表的种地,就算刘表不留太多的兵守卫江陵,也会深沟高垒,死守不出,他粮食多啊,你围他他也不怕,

    就是不派兵来救援,怎么办?我军取了新野、樊城,和刘表的襄阳隔江而望,时时刻刻的威胁刘表的襄阳,刘表不会视而不见吧?如果能够在襄阳城外先败一遭刘表的军马,然后再围襄阳,才能起到围

    城打援的效果啊。公瑾,你觉得呢?”

    周瑜道:“如果我军去了新野和樊城,曹操会不会疑忌我军有讨伐他意思啊?”

    “放心,曹操是什么人?不是傻**,只要我军一打下新野樊城,曹操的嘴巴都会笑歪的。”

    ********分割线********

    周瑜率领六万黄巾军,首先进驻江夏,然后兵分两路,一路走陆路,一路走水路,直扑新野!

    周瑜领兵走了以后,孙仲命令周仓操练新军,随时听候调用。

    这一下,周仓不乐意了。周仓原本想的是跟着周瑜一起去讨伐刘表,可是孙仲就是不让自己也去,这能让他乐意吗?

    “不去!”周仓被孙仲的命令气得是哇哇大叫:“凭什么他们都去喝酒吃肉,让俺在这里啃骨头,俺不干,不干!”

    给周仓传达这道军令的是董俊,孙仲早就料到周仓会不乐意的,因为周仓来请战都请了好几回了,他都没答应。董俊听了周仓的话笑道:“元福将军,别急啊,等我将话说完了将军再动怒也不迟啊。”

    “你说!”怎么说董俊也是孙仲派来的人,周仓也不好太过无礼。

    “请问元福将军,如今江东可还有能战之兵?”

    “没有。”

    “那在下再问将军,将军可知大头领为了操练这支军马,已经派人去了塞外。”

    “派人去了塞外?去塞外做什么?”

    “请人。”

    “请人?请什么人?”

    “请善于驾驭战马的匈奴人。”

    “请匈奴人做什么?”

    “大头领说过,这支新军,不仅要善于水战,更要善于陆战,尤其是善于马上取人。请将军想想,如果这支军马是将军操练出来的,将军还怕日后没有建国里也的机会?”董俊不屑的一笑,这一笑是故意笑给周仓看的。周仓看了董俊这一笑,心理觉得别扭的紧,正要说话,董俊接着道:“元福将军,我还有一句话,是我自己的琢磨的。我想问元福将军,论资历,论本事,将军比兴霸将军如何?”

    周仓瞪了一眼董俊,问道:“你这话是啥意思啊?”

    “你只说,你和兴霸将军能不能比?”

    周仓想了想道:“甘兴霸是最早跟着大头领,俺怎么能和他比。”

    “元福将军,恕我直言,你别说不能和兴霸将军想比,恐怕就是周幼平、蒋公奕二位将军你也比不了,就是刚刚投靠大头领的潘璋将军你也没有他那么厚实的家底,人家的哥哥潘临手里无论怎么说还有几万山越兵,元福将军,你有什么?”

    周仓彻底的被激怒了,喝道:“董俊,你到底是啥意思!”

    董俊微微一笑:“我是想说,大头领信任你,把训练御林军的机会给了元福将军,元福将军为什么要推迟呢?”

    周仓听了这话,猛然醒悟,对董俊拱手道:“多谢先生指点!”

    “那元福将军准备什么时候走马上任啊?”

    “随时听候大头领差遣!”

    ********分割线********

    太史慈的老母亲已经被孙仲派人接到应天有些日子了,孙仲只是让自己的妻子龚钰好生侍候着,就是没让他们母子相见。当然,孙仲为了不让太史慈的母亲担忧,没有直说太史慈被自己关在牢狱里面,只说太史慈有公务,没有时间来见。但是,孙仲却让人故意将他的母亲被接到应天来的消息告诉了在牢狱里面的太史慈。太史慈一得到这个消息,那可是急得犹如一条饿狼一般,在牢房里转悠叫骂。

    自从太史慈被擒以来,孙仲劝降了他几回,他就痛骂了孙仲几回。太史慈本想,自己骂了孙仲,最多也就不过是个死,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连累自己的母亲。太史慈是个孝子,听了这个消息,自己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遭贼寇的毒手?

    怎么办?

    怎么办?

    看来只有自己一死才能保住母亲的性命了。

    自缢是太史慈此时此刻最后的选择了。

    就在太史慈将上吊的绳套进自己脖子的时候,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喊道:“儿啊!儿啊!你这是要弃娘亲而去嘛!”

    这一声喊将太史慈喊得愣住了。

    厚重的牢门被打开,太史慈回头看去,只见自己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就站在自己身后,泪水顿时模糊了自己的双眼:“娘——”

    一旁的孙仲将太史慈从矮凳上扶下来,笑道:“子义将军,你父母年事已高,你不能指望着我来给他老人家养老送终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