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户送体验金,开户送体验金38,开户送体验金68

当前位置:首页 > 开户送体验金38 > 浑仙传

第一百七十章 救命

    润雅慌忙闪躲,温浩飞起,手中一把长鞭猛的一甩,鞭头死死缠住大鸟的脖子。

    柳广手持长剑,一剑切了大鸟的脑袋。

    而大鸟身首分离后身子并未立刻死绝,呼啸着巨翅竟然飞走,只是飞了一段距离后便落地不动。

    这时从土中伸出一些树木的根,缠住大鸟尸体拉进土中消失不见。

    润雅他们三人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头皮发麻。囚林中很多植被都有了智慧,这些在土中生长的东西竟然个个以血肉为食,在囚林中没有别的野兽能存活,也就一些巨型的大鸟才能保住小命。

    润雅喊道:“是谁进了囚林?你要小心毒雾,快快往门口位置跑,我们来救你了。”

    官泽和蓝娃刚往里走了没多远就听见门口位置有动静,接着就传来呼喊声,官泽笑了笑,自语道:“这世道还有这样的好人?”

    温浩赶紧低声道:“别这么大动静,小心树魔。”

    柳广道:“咱们尽量飞高点吧,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三人飞到近千丈的位置俯瞰下面,想找出那个闯进来的身影,可是巨大的树冠一个连着一个,跟本看不到下面,又不敢随意释放神识,若被树魔碰到了神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神识受伤可没有丹药能治。

    忽然,一阵地动山摇,从西南处飞来数十个少年模样的人,其他位置都很像人,唯独那双脚是数根代替,这数十个少年个个兴奋的直奔门口飞去。

    温浩大惊道:“快跑,这些树魔竟然能飞了。”

    柳广抓起润雅便想往回跑。

    可是那些树魔速度快的惊人,瞬间便把三人围拢。

    温浩手中长鞭挥舞,想抵挡住树魔。

    若是一两个树魔或许还能反抗一下,可是这一下来了数十个树魔,任凭他们再强大也斗不过这么一群树魔。

    三人也就一个照面的功夫便被树魔们伸出的树藤缠住。

    一个树魔兴奋道:“很久没有吃过活的修士了……带回去给母后尝尝鲜。”

    润雅顿时后悔了,本想来救人,刚进来就被树魔抓住,急的落泪,或许是出于本能的喊道:“救命啊…”

    官泽听到动静时就往这边飞来,只是那树魔的速度也太快了,等飞到的时候树魔已经把那三人抓住了。

    蓝娃突然飞至树魔上空,无数的金色丝线从那小小的种子内喷发出来,丝线瞬间穿透了这数十个树魔的身体。

    刚才说话的那个树魔惊恐的看着那些金丝线,吼道:“快让母后逃,这是仙树的种子,快逃啊……”

    丝线猛然收缩,眨眼间,数十个树魔就那么凭空消失……

    那三人惊魂未定的看着官泽,看着空中漂浮的蓝娃。

    官泽道:“你们赶紧出去吧,别在这碍手碍脚的。”

    柳广施礼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别这么说,你们是想进来救我,应该我谢你们才是,但是这里的树魔确实强大,你们还是赶紧出去吧。”官泽转身要走。

    润雅道:“前辈,你……”

    “我怎么了?”官泽回头,这几天总是心神不宁,特别是看到润雅的时候更是如此。

    “我知道您是有这强大的仙树种子保护,所以才敢进去,可是这里的毒雾很厉害的,我送你一颗我们晴雨派特制的解毒丹吧。”润雅拿出一颗土黄色丹药递给官泽。

    官泽接过,笑道:“多谢!”

    忽然,西南方向传来一阵震动,此时蓝娃突然朝西南飞去,官泽踩着羽毛瞬间跟上。

    润雅震惊的看着官泽的背影,道:“元婴期的修士也有那么快的飞行法器??”

    柳广道:“先出去再说,囚林里不对劲,那些树魔竟然能飞了,以前它们可是从未离开过土地的。”

    三人赶紧飞出去,在入口处等候。

    ……

    此时囚林内的西南方震动不断,近百个树魔怒吼着冲天而起。

    蓝娃突然冲至树魔群中,金丝爆射,这近百个树魔瞬间被穿透。

    地面,一个老妇模样的树魔贴着地面飞奔,冲至囚林最西侧,在这西侧有一个不算太大的湖泊,那老妇一头扎进了湖中。

    此时蓝娃吸收了那近百个树魔后直奔西侧飞去。

    官泽就这么一路跟着看热闹。

    西侧湖泊水面的涟漪还未消散,蓝娃便钻了进去,官泽站在岸边等候。

    片刻后,水中翻滚着浪花,一个老妇模样树魔被数十根金丝线穿透了身体带出水面。

    那老妇见官泽立在岸边,赶紧喊道:“求前辈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送你天大的好处……”

    官泽一听有好处,道:“蓝娃,等会吞它。”

    老妇见有戏,赶紧道:“在囚林有个惊天大秘密,传闻那是一件可以起死回生的法宝,曾经有许多人就是来寻那个东西,其实那东西对我们树魔没什么用,但是我们把那东西深藏了,好让更多的修士来寻,那样我们就有更多的修士可以吞噬了。”

    “你们树魔还真是靠吞噬修士增强修为,告诉我那个东西在哪!”官泽问道。

    “前辈得先放我离开,我才能告诉你呀。”老妇得寸进尺道。

    官泽冷笑道:“还跟我讨价还价,给你三息考虑说是不说,不说的话便直接弄死你,以我的实力完全可以把这里翻个底朝天,到时候还是能找到那个东西。”

    “好好好,我告诉你,但是告诉你之后你不能杀我。”老妇哭丧着脸道。

    “看你说的是真是假了,快说。”

    老妇指了指湖水,道:“就在湖底,有两个避水珠在宝贝周围,还有一个封阵。”

    官泽看了老妇一眼,释放出真冥道道域,跃进水中,水被真冥道道域推开。

    老妇神情紧张的看着官泽入水。

    这湖很清澈,湖水也不深,顶多二十丈左右。

    水被真冥道推开,水底清晰可见,一个长方形的半丈左右的盒子在水底,两个避水珠在盒子周围,盒子上笼罩一个封阵。

    真冥道刚碰触到那封阵,那看似普通的封阵气息瞬间暴涨,瞬间把官泽连同真冥道扣在其中,一股强悍的绞杀力出现,只是那绞杀力碰触在真冥道上显的是那么软弱无力。

    官泽冷笑一下,这其中果然有诈,真冥道猛然暴涨,把这绞杀阵撑破。反手抓走那盒子和避水珠。

    老妇见官泽轻松破开那绞杀阵,顿时蔫了。

    打开盒子,里面竟是一个整齐裂开的半截棺材,棺材的气息非同一般,绝不是凡物,看似是木头所制,可是轻弹一下却有金属声,半截棺材周身都雕刻着一些黑色符文,这些符文样子很奇怪,与那些常见的符文大不相同。

    官泽上来问道:“这个破烂棺材就是你说的那个能起死回生的宝贝?”

    老妇点点头道:“是啊是啊,可惜只有一半,另一半不知在什么地方,这宝贝就送前辈了,前辈饶我一命吧。”

    官泽笑道:“你想的挺美,刚才让我下去找宝贝是假,想让那绞杀阵杀了我才是真的吧。蓝娃,吞了它。”

    老妇一惊,顿时怒骂道:“你们修士全都该死,全都该死,全天下的树魔早晚会吃光你们修士的,你们等死吧……”

    蓝娃收缩金丝,任凭那树魔怎么挣扎都无用,片刻便被吸收进去。

    官泽滴血到那残破的棺材上,没有任何反应,又滴入一滴心头血,还是没有反应,不得已只能先收起来再说。

    蓝娃这时又朝东北方向飞去,一炷香后,东北方向又是一阵震动,又有数十个树魔惨叫着被蓝娃吸收。

    半个时辰后蓝娃飞回官泽手心,写道:“我要、闭关、吸收、树魔、”写完后便飞回官泽头发内没了声息。

    官泽望了一眼囚林,远处有许多毒雾在随风飘动,猜测这里应该再没有树魔了,要不然蓝娃不能回来。

    门口,晴雨派数百人都在焦急的等待。

    润雅不时的往里张望,突然一喜道:“出来了出来了!”

    官泽一步迈出,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润雅,点了点头便转身就要飞走。

    润雅喊道:“前辈别走,可否来我们晴雨派喝杯茶??”

    官泽感受到那半截棺材传来微弱的一丝牵引力,想跟着这牵引的方向去看看,笑道:“不必了,我还有事,就此别过。对了,这解毒丹没用上,还给你!”说着把那颗土黄色的丹药扔给润雅。

    润雅接住丹药,急的皱眉道:“前辈,我是有事相求……”

    官泽猜测就是如此,对这女子印象很好,笑道:“何事?说来听听。”

    润雅面色一喜,飞到官泽附近道:“前辈可否近一步说话?”

    官泽任由润雅拉着走到远处。

    润雅问道:“前辈,你是什么修为?怎么那么强悍?”

    “我的道域强悍而已,说吧,什么事。”

    “我想求前辈去战宗的一个分舵救我弟弟,我弟弟被他们抓去做苦力,一年前柳伯偷偷去看了一次,我弟弟被那些人拴着锁链在一个矿洞里挖矿,每天挖不到一定数量的矿石就会被打,他现在已经一身的伤了……”润雅说着便落泪。

    官泽觉得好笑,竟然是战宗分舵,问道:“这战宗分舵在哪?”

    “就在南莫陆星,距离卢坦星不远。”润雅抽泣道。

    官泽顿时被气笑了,战宗曾经是发展过分舵,只是巨蛮浩劫过去之后,战宗把那些分舵也收回到了万重星,所以桦星域内再也没有战宗的分舵,当初原因有二,一是怕暗宗报复,二是怕有些修士冒名顶替,别到时候顶着战宗的名号做些有损战宗名声的事,这么多年来这已经是第三次冒名顶替了,打着战宗分舵的旗号干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走,我跟你去看看,战宗分舵?真是笑话!”官泽皱眉冷笑。

    “前辈,传闻战宗宗主的儿子官秋亲自管理那个分舵呢,我怕你打不过那个官秋呀,只要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我弟弟偷出来就行,到时我一定会重谢前辈的。”润雅担忧道。

    “官秋??”官泽被气的哭笑不得,道:“不必担心,你带上那两个人跟我来就行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