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户送体验金,开户送体验金38,开户送体验金68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老公养成记

第一百九十九章 离别在即

    两次,还可以告诉自己不过是巧合。

    如果还有第三次、第四次呢?

    他们都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态了,心里都有一本帐,如果股票一周能有两天如苏小灿这样的好运,再多点钱的话,该是多美好的事情呀!

    这还是几个孩子玩耍性质的小投资,如果这个数字后面再加一个零,更甚至两个零呢?

    这个利润也太惊人了吧?

    如果股票里的投资回报率都这么高,钱这么好挣,让他们这些辛辛苦苦创业、努力工作的人情何以堪呀?

    甚至,大家都蠢蠢欲动,想着如果把自己的存款都拿出来,这样的利润,可比银行的利息高好多了,说不定,他们的钱在股市里着折腾几下,翻倍的美好未来……

    一上午,大家都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也就崔以沫十分的镇定,他身上总共才一千块钱,就是再翻倍吧,也就两千块钱,还不知道要这样好运涨停几次才行。

    明显,他们没有机会了。

    今天就是正月十六了,明天正月十七,后天正月十八他们就要开学了。

    回了元古市,就他们的条件,想碰碰股票,也要找到安全性系数高的电脑和网络,就网吧那条件,被苏小灿吐槽了好几天,顺便被迫普及了一下网络安全知识,知道了在网吧上网不安全,容易感染病毒,账号被盗。

    虽然他不太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但不妨碍他总结出来苏小灿的意思。

    午饭后,大家又聚到苏建儒的办公室里商量着下午做什么。

    苏小灿回头看了一眼电脑,见大家难得聚在一起,就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张A4纸,上面是一些早已就算好了的数据,拉了人,一一纸给当事人看,有种坐地分赃的感觉。

    先是左大卫和崔以沫的。

    苏小灿把本金和几次买进卖出的价格指给两人看,然后算出最后的钱。

    左大卫十分满意地点点头,虽然收益比较少点,但是谁让才几天的时间,他已经十分满足这点零花钱了。

    接着是赵鸿飞的。

    苏小灿算的收益要比左大卫的还要多,她直接告诉赵鸿飞,他的钱和苏建儒的股票并没有跟他们的一起卖出去,已经挂了单,等着下周一卖了,他们再按照这上面的金额分成就行了。按照她的估计,这支股票还有一次的涨停。具体的之后的操作,她就不清楚了,让他不要轻易地再自己随意买卖股票。

    苏建儒的钱是最多了,比他们也多了几天,自然赚的钱是他们中最多的。

    左大卫和赵鸿飞催着苏小灿把苏建儒的钱赶紧算出来,然后伸长了脖子,去看上面的数字,两人脸上的喜色都没有了。

    左大卫最直接,酸意满满地说了一句:“万恶的资本家!”

    赵鸿飞跟着点了点头。

    苏小灿作为最直接的操作员,却比大家都镇定,都没有理睬左大卫的风凉话。

    左大卫现在也算是一个小财迷了,见苏小灿这个同样是财迷的苏小灿没有理他,戳戳她,不满地问道:“小灿,你现在的行为有些不对了啊!明知道股票还要涨,你怎么可以把我和以沫的给卖了呢?这样我们得损失多少钱呀?亏我和以沫还是跟你最亲的人呢!”

    “师父,你告诉我,今天是什么日子?”苏小灿翻了一个白眼,解释道,“正月十六了,后天正月十八,我和以沫都要开学了。你要等在后天挣了钱,才回元古市吗?”

    左大卫哑了言。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也瞬间沉默了下来,大家这几日相处的太默契了,太愉快了,都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离别的情绪一时间在办公室里蔓延着,大家都这才意识到时间过的如此之快,放佛昨天都才重逢,明天却要面临分离了。

    左大卫见气氛有些凝重,就开玩笑地说道:“看我这记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要是耽搁了两个孩子的上学,可就罪过大了去了。建儒,你别也给忘记了,明天上午回元古市的火车票给买好了没有?”

    苏建儒显然也收到了影响,有些没精神地说道:“早在你们都住进家里的时候,我就托人给你们把明天的火车票都订好了。这几天事情多,我都把这件事给忘记了,还没有去朋友那里取。”

    左大卫见大家更加情绪低落了,十分假地“哈哈”大笑了两声,调侃道:“没想到我们这样有人缘,看看你们现在的表情,好像生离死别一样!哈哈,我真觉得自己太厉害了!”

    众人异口同声地“切”了一声,鄙视起了他。

    苏建儒拍拍苏小灿的头,一脸的不舍,再看左大卫,直接十分不客气地说道:“我是舍不得小灿,才没有关心你这个老是吃白饭,还一副要把别人吃穷的胡吃海喝样子的人呢!我跟小灿一路从元古市到京都,朝夕相处有快一个月了吧?仿佛,小灿在街上晒太阳的情形,还发生在昨天。”

    赵鸿飞一把勾住坐在他旁边的崔以沫,说道:“我舍不得的是我的好兄弟以沫,想到下次跟他一起打架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就觉得特别遗憾。我原本还想着,照我们两人这样合作默契的样子,说不定,一个月后,就可以挑了警卫连了呢!可惜,满满的都是可惜呀!”

    左大卫见他们两人都嫌弃自己,期待地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赵鸿文,抛了好几个媚眼,都没有人回应他,全白抛了,不得不直白地问道:“你呢?鸿文,我可是你的老队长呀!你不会也跟他们一样无情吧?”

    被点名的赵鸿文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左大卫,平静地说道:“以沫,我可以帮着训练;小灿,可以帮大家赚钱。请问,曾经的老队长,你有什么用处吗?貌似,我这两天,都没有发现唉!实在是想不出对你该有半点的不舍!”

    左大卫捂着自己的心脏,万分痛苦地说道:“你们这群没有良心的人,我现在因为你们受到了百分之二百的伤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