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户送体验金,开户送体验金38,开户送体验金68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戎宠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好怕哦

    苏曼玉从小,对苏大老爷都十分敬畏,他只要冷着声音说话,自己都会战战兢兢的不敢反抗。

    在她的心里,她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

    然而如今的苏曼玉,已经不会在意什么了。

    若不是父亲纳了傅九如为妾,又怎么会有苏龄玉?若是没有苏龄玉,她又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自己在康华寺遭受了那样的事情,她的父亲在做什么?在焦头烂额地担心他的前程,何曾问过她一字半句?

    “没有我说话的份?呵呵,爹爹可知道,咱们家是因为谁,才能来到这个京城的?”

    苏曼玉的话让苏大老爷怔了一下,随后嗤笑,“你一个小丫头懂什么?”

    “爹爹的官职,是贤王殿下让人疏通的,爹爹这阵子,怕是也探听到一二了吧。”

    苏大老爷这才真正惊讶起来,不敢相信地看着苏曼玉。

    “你们以为,送我那些奇珍异宝的人是谁?那是有银子就能买到的东西?放眼京城,有几个人能拿得出这些?”

    苏曼玉的眼睛慢慢地眯起来,声音放轻,带着蛊惑人心的意味,“是贤王,我前阵子日日出去见的,就是贤王。”

    她的话,让苏大老爷的眼瞳急速收缩,贤王,竟然是贤王!

    贤王怎么会跟曼玉相识?不过这不重要!如果她说的是事实,那么,他被罢免的事情,还算什么?

    “曼玉丫头,你此言当真?你可能、可能帮我引见引见?”

    苏曼玉高扬着下巴,“用不着,明日我便会去见贤王殿下,苏家的事情,你们就等着吧。”

    苏曼玉满意地看着苏大老爷和方世莲期待的目光,这才是她应该承受的!

    京城,是她的福地,贤王,是她的贵人,此前种种,不过是过眼云烟,她必然会在京城过上不一样的生活!

    ……

    翌日,晌午,百草堂。

    苏龄玉被杜鹊然亲自领着,七拐八绕来到后院一个隐蔽的屋子前。

    “苏姑娘,里面请。”

    苏龄玉在杜鹊然担忧的目光中踏了进去,门在她的身后轻轻关上。

    房间里光线略暗,苏龄玉眨了眨眼睛,等到适应之后,才往里面走。

    绕过一扇屏风,窗边坐着一个人,听见了她的声音,慢慢地转过头来。

    “见过二皇子。”

    苏龄玉蹲身行礼,心里却吸了一口气,长得不赖啊。

    “你就是苏龄玉?让杜老赞不绝口的医术奇才?”

    “小女子不敢当,是杜大夫过誉了。”

    二皇子哼了一声,“倒是有些自知之明,抬起头来。”

    苏龄玉依言抬头,二皇子扬了扬嘴唇,露出一个惊艳的目光。

    “若不是杜鹊然的年岁在那里,又是个老古板,我怕是会觉得他如此热衷你,是有别的原因。”

    “……”

    苏龄玉心里有点感叹,叶少臣对这位二皇子的评价果然相当到位,果然很鲁莽,并且一点儿都不会聊天。

    大概如果不是因为他皇子的身份,周围都不会有人愿意搭理他。

    苏龄玉脸上挂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假装没有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或许是觉得没趣,二皇子撇了撇嘴,单刀直入正题。

    “你跟贤王,是什么关系?”

    二皇子眯起眼睛,眼角闪着凌厉的光芒,生怕别人看不到他阴险狡猾的一面。

    苏龄玉状似吃了一惊,震撼的表情十分到位。

    二皇子于是露出一个一切尽在掌握的微笑,仿佛捕猎者一样,盯着苏龄玉。

    苏龄玉好怕哦……

    她花了不少心思在自己的手上,力争抖得自然,抖得真诚,毫无破绽。

    “小女子、小女子不敢说……”

    苏龄玉天生软软的声音里,夹杂了一丝丝颤意,更显得她无辜害怕。

    “你放心,本皇子不会为难你,只要你说的是实话,若是让本皇子发现你有所隐瞒,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苏龄玉像是被吓到了,瘦弱的肩膀都收缩了起来。

    雪白的贝齿紧紧地咬着嘴唇,唇瓣都咬出了一道白色的印子。

    好半晌,她才放弃了一样,眼眶有些微微泛红。

    “二皇子,小女子也是刚刚知晓的,贤王殿下说……,他说……”

    “他说什么?”

    苏龄玉深吸了一口气,“贤王殿下说,小女子是他的女儿。”

    “……”

    二皇子显然被这个事实冲击到,高深莫测的表情出现了崩裂。

    苏龄玉秀眉轻蹙,也是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无比迷茫,“可是,怎么会呢?贤王殿下却一口咬定,小女子、小女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二皇子好半天才回神,刚想开口,就看到苏龄玉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二皇子殿下,您说,小女子该如何是好?”

    这他哪儿知道?

    二皇子只听说这个妙春堂跟叶少臣脱不开关系,原本以为贤王要见苏龄玉,是想掩人耳目,通过她跟叶少臣有什么勾搭。

    结果贤王的目的还真是这个女的?

    二皇子看着苏龄玉战战兢兢的样子,觉得这么大的事情,谅她也不敢欺瞒。

    他皱了皱眉,这样仔细看看,这姑娘跟皇叔长得果然有些地方还挺相似的。

    “你说的,可是实情?”

    “小女子不敢隐瞒。”

    苏龄玉可怜兮兮地昂着头,“殿下,小女子该怎么办呢?”

    “唔,贤王是我的皇叔,这事儿,我自然是不好插手的,顺其自然吧。”

    二皇子刚刚的王霸之气褪去,眼睛里闪过兴味,居然让他知道了这样的事情,这可真是……太有趣了。

    “不过你放心,到底是皇家的血脉,我皇叔不会置你于不顾的。”

    苏龄玉这才找到了主心骨的样子,还怯怯地拍了拍胸口,做戏做全套,这她还是懂的。

    二皇子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挥挥手让她出去。

    门外,杜鹊然面露焦虑地来回踱步,看到门被打开,立刻疾步迎上去。

    “丫头你……没事吧?”

    苏龄玉怔了怔,忽然想起二皇子说的话,再看看杜鹊然担忧的模样敬,一时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杜大夫,你为何如此担心我的安危?”

    杜鹊然想都没想,“你若出了事,我上哪儿再去找个能给我传道解惑的人?我那儿才寻了两个疑难杂症,正往京里来呢。”

    苏龄玉于是笑得更加开怀,她就猜到是这样!
Back to Top